莫迪和特朗普通话谈疫情 还聊到了瑜伽和传统草药


“一月份,我病得很重(像流感一样,但情况更糟),连续两天没有入睡,几乎要进急诊室。我不知道那是什么,今天,我检查了新冠病毒抗体的状态……显示IgG+(过去感染的迹象)。心情复杂,明天将重新测试。”24小时内,Peter Antevy的这条推特收获3600多条转发,在回复留言时,他表示,自己出现上述症状是在一月份的第一个星期,他还透露患病时人在美国。

(照片为上海机场提供)

已经处于居家隔离的境外人员怎么办?

Peter Antevy表示自己在1月份第一个星期出现疑似症状,一些网友也表示自己曾经在那时出现过相似症状。

从北京首例境外输入关联病例来京时间3月5日算起,至在集中隔离政策出台,记者查询民航局数据发现,共有3935班国际客运航班飞往中国内地。飞往北京航班有644班,上海航班1028班,广州544班。按照航班最少100个座位计算,有39.35万人从境外搭乘飞机来到中国,其中,64400人来到北京。102800人来到上海,54400人来到广州。

3月27日晚,中共中央政治局召开会议要求落实入境人员集中隔离。在此前后,北京,广州等各地出台了入境人员集中隔离的政策。

俄罗斯空军伊尔76重型运输机

阿尔及利亚空军伊尔76重型运输机

根据广州市卫健委通报,2020年4月2日0时至24时,广州市报告新增确诊病例5例,其中境外输入4例(美国2例、菲律宾1例、法国1例),境外输入关联病例1例:女,38岁,广东揭阳籍,个体经营户,常住广州市越秀区矿泉街,为近日一例尼日利亚输入确诊病例的密切接触者。

针对可能存在168万境外输入居家隔离人员状况,以及是否再采取集中隔离以及核酸检测?